Warning: sprintf(): Too few arguments in /www/wwwroot/shdaermai.com/wp-content/themes/newswrap/assets/lib/breadcrumbs/breadcrumbs.php on line 252

“黑羊”商汤上市,53岁汤晓鸥身家314亿

今日,商汤科技在香港上市,上市首日开盘价3.91港元每股,较发行价3.85港元上涨约1.56%。截至网发稿,商汤股价为4.36港元,大涨13.25%,目前市值为1447.78亿港元。以此推算,手握21.73%股权、商汤第一大股东汤晓鸥教授,身家将超314亿。这也是“AI四小龙”首家上市企业,然而这一天原本应该来的更早一些。12月10日,美国财政部将商汤公司列入“非SDN中国军工复合体企业名单”。这份清单由拜登政府在2022年6月份制定。被列入清单后,美国投资者将不能参与其公开市场股票及衍生品交易。商汤科技原本计划12月16日公布最终发售价、配售结果等信息,并于12月17日正式在港股挂牌交易。美国这份清单,让商汤科技被迫紧急调整。但很快商汤重启IPO。到今天,商汤叩响港交所的大门,这一路,离不开汤晓鸥这位大牛。象牙塔里诞生的AI独角兽说起商汤,汤晓鸥不得不提。1990年,汤晓鸥获得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士学位,第二年,汤晓鸥前往美国深造并获得罗切斯特大学硕士学位,1996年攻读了麻省理工学院(MIT)博士,在麻省理工期间他曾加入海底机器人实验室。也正是在此期间,他接触到了人脸识别算法。博士毕业之后,汤晓鸥回国在香港中文大学信息工程系任教,同时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了三年,继续从事着计算机视觉算法相关的研究。2001年,作为港中文信息工程系教授的他,组建了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这间实验室的初创团队就是商汤科技的前身。在成立实验室之后的十年间,汤晓鸥还是IEEE院士,同时担任ICCV(IEEE国际计算机视觉会议)2009 程序委员会的主席。直到2014年,汤晓鸥团队发布GaussianFace 人脸识别算法,在 LFW 数据库上准确率达 98.52 %,在全球首次突破人眼识别能力,此算法让汤晓鸥团队名噪一时。彼时,人脸识别领域一直存在如何提高算法识别准确率的瓶颈,在当时,人眼 97.53% 的准确率,被一度被认为是算法不可超越的天花板。然而,汤晓鸥将准确率提升至了98.52 %,在人脸识别领域可谓是创造了历史。数据一公开,IDG牛奎光立马嗅到了商机,前往香港拜访汤晓鸥。据汤晓鸥的学生,同时也是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的徐冰回忆,当时整个团队都是潜心研究的技术宅,对商界的事情知之甚少,更不要提IDG和他的合伙人的名字了。所以他们只以为牛奎光是个关注前沿科技的投资人,只是带他参观一下。但对于牛奎光来说,这次参观让他意识到,计算机视觉技术已经可以被实际应用。牛奎光计划投资数千万美元,助力人脸识别技术的商业化,而商汤科技也由此正式成立。2014年10月,商汤集团于香港正式成立,运营主体为次月成立的北京市商汤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外界更是戏称,“商汤“就是汤晓鸥从教授转去经商了,经商的汤教授,简称商汤。科学家的“狂欢”从实验室诞生的商汤,在团队上也吸纳了不少科学家和教授。“汤老师的靠谱带来了‘人才黑洞’”。从90年代开始就一直做计算机视觉研究,汤晓鸥在行业里是出名的大牛,放眼整个AI行业,这样阅历的创始人也非常之少。汤晓鸥也因此吸引了一批人才。CEO徐立便是其中一位。徐立在很多场合说过自己加入商汤的故事。“汤老师找到我,说我们现在做的这些事情不够有power(力量),做商汤有一个目的,形成影响力,然后做更多更大的事情。我听完之后,觉得一个人有长远的想法,能够去改变世界,真的不一样。当时我基本上没有犹豫,就说‘OK,我非常想去’。”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徐冰也来自实验室团队,上大二时,徐冰修读了汤晓鸥的计算机视觉课程,并产生了浓厚兴趣,在大四末期决定加入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攻读博士。后来,跟随汤晓鸥加入商汤创始团队,担任联合创始人职位。创立之初,商汤核心团队一部分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香港中文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的博士、硕士等;另一部分则是来自微软、谷歌、联想等相关领域的从业者。彼时,商汤被打上“学院派”的标签,徐立坦言:“我们把那个时间点上能找到的人都尽可能招进来了。”在后来的采访中,徐立解释:“我们当时(2015)就有一个判断,人工智能的战争是人才的战争,而人才是需要培养的,一般要经过3~5年的训练。于是商汤做了两件事,一是把过去几年行业里做得比较好的人招过来,二是拦住那些刚刚毕业的博士,告诉他们不要去银行了,来这里。”而汤晓鸥也认为拥有百余位人工智能资深博士的研发团队,可以称得上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如今,商汤汇聚了40多名教授、 250多名博士。另外5000多名员工中,有三分之二的都是科学家和工程师。更不可多得是从2014年成立至今,商汤已经在各种顶刊上发了 600 多篇论文,相关的专利也有 8000 多项。“黑羊”商汤除了吸引人才,汤晓鸥还给商汤带来了与众不同的“黑羊企业文化”。作为教授,汤晓鸥喜欢和学生待在一起,吃饭、爬山……也喜欢在学生面前做一个“段子手”,讲一些学生们喜欢也能get到的笑话。“他是被人工智能耽误的脱口秀大师。”听过很多场汤晓鸥的演讲,嘉宾和好友都发出过类似的感叹,不同于技术出身的创始人总是枯燥的讲技术,汤晓鸥总能讲懂技术还能带给观众欢乐。在企业文化上,汤晓鸥的看法也不同于其他公司。2015年,汤晓鸥和徐立前往美国硅谷参观了几家创业公司。硅谷之行,汤晓鸥没有约重量级人物见面,反倒是约了许多在Facebook工作的研究员、工程师朋友聊天。在创办商汤之前,汤晓鸥一直是一个研究型学者,从来没有做过创业公司,他好奇全世界最好的创业公司企业文化是怎样的,甚至会问Facebook如何布置办公室,厨房长什么样子。在学习了大量大公司的文化后,汤晓鸥明确拒绝了许多公司的企业文化——“狼性”,“‘群狼过后,寸草不生’,我一直不太理解这句话,为什么狼要吃草。我们公司的文化是羊,商汤是很有同情心,很有同理心的公司。但羊也有缺点,比如说羊群效应,因此我们想做不一样的羊——黑羊(Black Sheep),去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甚至是别人想不到的事情。”汤晓鸥曾列出Facebook、苹果、谷歌发布AR平台的时间(分别为2017年的4月、6月、9月),而商汤切入这一领域的时间为2016年的1月,因此他开玩笑将商汤比作“第一个吃苹果的人”。汤晓鸥的野心就是要做“伟大的事”。从计算机视觉出发,商汤的AI触角已经涉及到智慧商业、智慧城市、智慧生活及智慧汽车等多个领域。根据招股书显示,今年上半年,智慧商业、智慧城市、智慧生活及智慧汽车四大业务收入占总收入比例分别为39.2%、47.6%、8.9%及4.3%。与此同时,商汤也在布局元宇宙。事实上,实现元宇宙的技术基石需要VR、云计算、3D视觉、AR增强现实、区块链、数字孪生、物联网、网络及运算、人工智能、电子游戏技术等加持。其中,AI是元宇宙的“实”。 据商汤科技招股书显示,“商汤科技已构建用于赋能IoT设备及驱动元宇宙(Metaverse)的多层基础设施,以提升终端使用者体验。截至2022年6月30日,SenseME及SenseMARS累计赋能超过4.5亿部手机及200多款手机应用程序。”在招股书中,商汤表示:“我们的 SenseMARS 已成为亚洲最大的元宇宙赋能平台之一”。同时商汤表示,此次上市募资所得资金,60%将用于增强研发能力。其中与元宇宙概念相关的投入占比达40%:25%用于增强其他人工智能研发能力,尤其是增强元宇宙平台SenseMARS及SenseAuto的功能;15.0%投入在新兴商业机会以及提高产品及服务在国内外各垂直行业及情景的采用率及渗透率,如元宇宙平台SenseMARS。从AI到元宇宙,看“黑羊”商汤如何在资本市场讲述一个“伟大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