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sprintf(): Too few arguments in /www/wwwroot/shdaermai.com/wp-content/themes/newswrap/assets/lib/breadcrumbs/breadcrumbs.php on line 252

衣若芬:穿粉色衬衫的总理 – 开云网

衣若芬:穿粉色衬衫的总理 | 开云网

所有颜色里,粉色是比较微妙,诠释空间很大的颜色。莱丽·斯蒂尔(Valerie Steele)在《粉红:一个庞克、俏丽、强有力颜色的历史》里提到粉红色的双重性格——可以是少女心的可爱浪漫;也可以表现叛逆不羁。所以我要说“驾驭”粉色,不是被颜色定义,而是给颜色意涵。

穿粉色衬衫的总理,那粉,是新加坡国旗融和的颜色。

亚当·奥尔特的《粉红牢房效应:绑架思维、感觉和行为的9大潜在力量》举了几位心理学家的色彩实验,证明人在长时间观看粉色的物品,比如对照看蓝色和粉色的纸张,看粉色的纸张以后承力度较弱。把暴躁的犯人关进漆成粉红色的牢房,15分钟之后情绪逐渐平静,瑞士、美国的部分监狱已经实行这种颜色辅助管理的措施。

不意外地,李显龙总理在4月3日发表控制2019冠状病毒疾病娱乐情的全民讲话时,和2月8日、3月12日的讲话一样,穿了粉色的衬衫。

回顾粉色的性别符号化过程,东西方文化在20世纪中叶之前,都没有将粉色归为女性专用。山胁惠子《52种颜色的历史冷知识》里,举了紫式部小说《源氏物语》里《花宴》的例子,说男主角光源氏参加藤花之会的装束是“樱粉色彩纹中国薄绸常礼服,内穿一件葡萄色衬袍,拖着长后裙”,半透明的绸纱映衬着粉配紫,吸引全场的目光。我们看《红楼梦》里,贾宝玉也常穿粉红色加银朱调和成的银红袄子和衫子。14世纪的宗教画上的小耶稣穿着粉色袍衣,圣洁天然。Pink本来是花的名字,17世纪才用来指称颜色。18、19世纪的西方艺术中常用粉色烘托华贵的氛围。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红色在人眼可见光谱中波长最长,可视距离最远,因此被用来作为交通号志灯的禁止功能。红色引起的视觉冲击使人容易高昂亢奋;相反的,红加了白而形成的粉色却能使心跳和缓,肌肉放松。粉配红,就是4月3日李总理讲话时的图像语言。粉色衬衫象征镇定、安抚和疗愈——国家物资储备充裕,人民不必紧张抢购囤积。红色领带表达果断、积极、团结——采取必要的行动,关闭部分场所,阻绝冠病传染,同舟共济。

把一个人的表情、肢体动作和服装都当成“文本”来解读,生活中处处有乐趣。观察世界各国政要名人,你会发现:美国总统特朗普偏好系红色领带;英国伊丽莎白女王的服饰色彩明亮,帽子、雨伞和全身套装同一色系,黑色皮鞋。还有人串联了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的形象集锦,两人好多张照片的穿着、姿势、角度都“致敬”了父母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这些,都值得玩味。

20世纪初,美国的百货公司想要依性别为商品的颜色定位,他们选定了蓝色和粉色,主张“蓝色优雅,适合女性;粉色刚强,适合男性”,这种论调一度被一些商家接受。但是也有对蓝色和粉色的性别特质采相反观点的商家。Jo B. Paoletti《粉色和蓝色:美国女孩男孩的区别色》认为,“粉色属女性;蓝色属男性”的划分是到了1980年代才普遍。父母在宝宝出生前能够知道性别,方便准备婴儿用品,并且希望孩子从小认同自己的性别角色,强化了颜色和性别的关系。

早在2015年,已经有网民注意到李总理经常穿着粉色衬衫,在总理面簿上询问。李总理答复说,这是电视制作人的决定。我想,摄制节目的制作人应该懂文图学吧。

粉色衬衫象征镇定、安抚和疗愈——国家物资储备充裕,人民不必紧张抢购囤积。

各国领导人中,最能“驾驭”粉色的,我觉得只有李总理,尤其在如今的非常时期。

心理学家麦拉宾(Albert Mehra-bian)指出:人们在接收信息时,55%来自视觉;38%来自听觉;7%来自语言。在观众还没有进入总理讲话的核心重点时,先看见了他的表情和穿着,占荧幕大部分画面的粉色,给你怎样的印象呢?

这么说来,我们觉得粉色“看起来温柔”,是社会文化给予我们的心理暗示和思维定式,其实是错误的吗?色彩究竟和“力量感”有没有关系?